现在,我们可以说华语了吗?

游川

有一晚,同事们约了著名诗人游川到酒吧,恰巧遇见游川的一群朋友,当中有一位游川不认识的,友人就为他介绍:“这位是Stephen,刚从中国来马旅游。 ”

游川招呼道:“你好,我是游川。”

Stephen回应说:“Hello. I am Stephen. How’re you doing?”

游川有点疑感的问Stephen:“你该会说华语吧?为什么用英语呢?”

Stephen有点自满的答:“Oh. I think my English is very good.”


“I see. So you’re speaking English……”游川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望着他说。

忽然,游川卷着舌头像含着枣子般的,竟用起北京腔调说话:“你第一次来马来西亚?”

Stephen先是一愕,随后说:“Yes. And you’re from Beijing? I thought you’re from Malaysia……”

“我唔系北京人,我系马来西亚人。你由边度来?系唔系广东人啊?”游川忽又说起广东话来了,Stephen皱着眉头,努力在听着。

“你习惯这边的天时无?”游川用福建话问,见Stephen还无法答腔,换用潮州话再问:“你习惯这边的天时无?”

Stephen眼呆呆的看着游川。游川可是更认真的对着Stephen用上海话闲话家常,须臾又改用客家话高谈阔论。后来,游川又讲起马来话, 身边的朋友都听得懂,笑了出来。当Stephen还搞不清楚大家笑什么时,游川却已说起了日语。

这时,Stephen的脸色复杂,既似气恼又似惭愧。游川啜了口啤酒,气定神闲的用华语问Stephen:

“现在,我们可以说华语了吗?”

更多开启新视角的好文章,请买一本《杂乱有章》:

类似文章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