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在暗恋中国

像甫出世墨黑的头发眼珠
黄皮肤的第一声啼哭
都是定数

然后开始牙牙
在南洋欧美,学铿锵的语句
有人企图摆脱这等暧昧的关系
却遗下尴尬的感叹词和口音
西历底垫一本农历
不管有没有四季
记得冬至在啥日期
更不忘中秋清明
大年初一

三代前已流落五湖四海
今天仍执著于籍贯
用人说低效率的方块字
在洋人的街道
砌起自己的城堡
华东水灾浸华东人民
关切的异乎寻常
天安门只流天安的血
我们何必义愤激昂

原来我们都在暗恋中国
却早已有了
妻子

1996

后记:溪流文化出版就转载了我的作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