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读

后记:曾以此诗得花纵新诗优秀奖。于2008年的动地吟诗曲朗唱表演中,我朗诵《速读》,并加入魔术效果。这应该是马来西亚第一次有此尝试。

谣言漫布成花粉季节
喷嚏是急性传染病,一夜间
打成满城风雨
湿透的报章渐渐溶解
在字粒消失以前
必须速读

有天空自有人自认苍鹰
伟大的演说在汗湿的下午
加速腐烂
有恶臭自有苍蝇
霍乱随地漫延成口号
呕泻的秽物迅速掩埋广场的意义
水柱强暴地穿透所有声音
烟幕催泪地掩饰一些血腥
愤怒的拳头和狡黠的眼神飞快交替
不公的言论和膨胀的消息匆匆掠过前
必须速读

当口号和布条都沦为副收入
无理的情绪原只是
无脊的变温动物
入夜则冷却
只能勉强涂鸦几个无辜的灯笼
微弱的寒夜中闪闪缩缩
奄奄
一息
趁头条倒塌为专题收缩成随笔
到无所谓提不提
必须速读

谎言纷飞成冬雪
冬眠本是生理时钟,一夜间
又浪静风平
细胞的梦呓渐渐僵硬
在你我脑死以前
必须速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