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幣

用襤褸衣衫強調消瘦
蹲坐在最具賣點的街口向湍急人流 
伸出乾癟的手
我恰恰被擋
一枚銅幣不情不願的
自指間慢动作濺出

銅幣翻飛  陽光底闪闪
如陈旧的电影断断续续的菲林
当年父亲忆述的情节  忽然历历
报摊老板一枚
接着一枚的捏
算  沾着油渍和汗渍的
一分硬币
    一毛钱啊   大过牛车轮
母亲如是形容
牛车轮滚落快餐年代沉甸甸的钱包  零
碎了  我还小心翼翼的收好
而餐厅找余的零钱  年轻朋友竟不屑一顾
    你的钱包过时了  新款的
    只装信用卡
    己不容装硬币的间袋
过时?  一闪神我己误乘火箭般的油价
在茫茫半空俯瞰母亲的牛车轮迅速变小
小得像粒米
    米价
    也在涨…

乞丐蹙眉  一脸懊恼
自盘中零散的纸钞
掏出那枚杂质
    还你 
    你看来比我需要
我愣住  一个佻皮的街头魔术师路过
轻轻吹气铜币就突然消失
变作网络交易上一个细微的小数

2008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