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

爸爸的白发
长到我头上来
而立后的乌黑渐渐稀疏
一根银白在阳光底
闪耀如当年池畔的钓丝
当时的梦
是水中的游鱼

白发不能拔
拔一根长两根
一根给母亲
一根妻儿
一根种落泥土长成当年爸爸亲栽的大树
一根且由我任性的挥手
追风而去

昨夜梦见爸爸
微笑着 渐行渐远
头发乌亮如
当年未干的墨迹

2008.08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