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

白发

爸爸的白发
长到我头上来
而立后的乌黑渐渐稀疏
一根银白在阳光底
闪耀如当年池畔的钓丝
当时的梦
是水中的游鱼

白发不能拔
拔一根长两根
一根给母亲
一根妻儿
一根种落泥土长成当年爸爸亲栽的大树
一根且由我任性的挥手
追风而去

昨夜梦见爸爸
微笑着 渐行渐远
头发乌亮如
当年未干的墨迹

2008.08

 

喜欢吗?请帮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脸书只推受欢迎的文章,许多呕心沥血之作读者却错过了。订阅免费电子报,每周推送新文章,我也会亲选好文不定期发送。

周若鹏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我的社媒,订阅电子报

喜欢这作品吗?
请我喝杯酒,买一本诗集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