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盹

他总是打盹大庭广众的
镁光灯大惊小怪的窃窃私语
家鼠乘机四起 像浊黑的污水流开来
腐蚀了土地还不够
开始啮噬我们的脚趾

他当众打鼾 要举国上下听清楚了
他什么都不能管
都无能管
我们眼睁睁的看着
屋漏 桥裂 楼塌
漏的补了又漏裂的填了再裂
而塌了重建的
竟是鼠辈藏身的堡垒
摄影机无意拍到法官的假发被衔走
当时另一只老鼠正在啃咬女尸身上
炸药的保险丝

他到底睡得多熟呢
猴群放肆的在耳边叫嚣
两条争食的蛇从左脚缠斗到右脚
他一动不动
是梦见了新娶的妻吗
咀角牵起一丝阴笑…

你真以为
他在打盹?

 

2008.08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