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不曾回來

傳下來的只有肯定
是人手謄抄的經典
原作者依循誰的旨意,是來自天外的聲音
抑或夢境的餘音抑或狼虎的野心
後人逐字逐字在經文上爬行
在彼此詮釋相異的戰場作血染的聖戰
要證明仁慈的主,我的比你的真實
而其實,許久許久了
誰也沒見過先知

先知不曾回來
饑餓的孩子被遺忘在地獄的遗址
無緣聽過他的名字
誰還忍心述說石頭變麵包的故事
說清水美酒,履水踏浪的奇蹟
孩子只清楚,將死的母親無法治癒
已死的,再哭,也不会自山洞復活

先知何曾回來?
凡夫說不明聽不懂色相俱空
依然於滾滾紅塵苦計得失
政客誤解割肉餵鷹的慈悲
自比高飛的鷹,殘民自肥
神明和神棍界線模糊
在香火寂寥的廟宇
賤賣招財進寶的符錄

先知回不回來?
從天而降還是一場洪水
趕不趕得及在臭氧敗壞以前
趕不趕得及在生化武器引爆以前
趕不趕得及在士兵彈雨中倒地
驚覺犧牲全無意義以前
若回來,又逃不逃得過
基因被複製的危機?

先知不回來了
愛因斯坦擁著完美的物理公式
相信森林中精細的錶必有造物者
四季推移草木榮枯,有限而循環的美麗
何願扭曲?
傳下來的肯定是人手謄抄的經典
然指月之手何曾是月
極樂天堂未必金碧煇煌
如果快樂法門不過如禪吃睡
解厄的途徑不過簡單的施予
先知何須回來?
偶然一隻肥胖的蜜蜂
振動單薄的雙翼奮力飛行
對氣流動力學頑皮的揶揄
先知,何曾離開?

Leave a Reply